Pepsi

【All叶】向黑恶势力低头

二十四桥明月夜:

悠悠堇:

段子。
难得不走套路的悠悠堇。


===
===


这样下去不行。
陈果最近深刻地发觉了。
“一定要改变这个现状。”
陈果握拳。
“老板怎么了?”
提着小盒炒河粉和鲜果组合装从外面回来的方锐不解。
“她正在为外界对叶修的误解感到气愤。”
正在翻阅时装杂志的苏沐橙头也不抬地解释。
“什么?”
方锐撩袖子,“又有人在网上瞎黑老叶了?”
“不是。”唐柔笑了笑,“果果最近发现叶修的很多粉丝都喜欢把他和别人拉cp,有点好奇就去网上一搜,发现叶修经常是下面的那个。”
“这又怎么了?”方锐眨了眨眼,“有哪里不对吗?”
“哪里都不对。”陈果拍案而起,情绪激动,“我不能接受,坚决不接受!”
方锐“哦”了一声,举了举手中的东西:“那老板你先慢慢纠结,我把这些给老叶送去。”
“去吧去吧。”
陈果挥手,看着方锐进了叶修那屋。再环视一周,发现客厅里只有她们几个女孩。
“他们人呢?”
陈果问,“都在屋里?”
“都在叶修屋里吧。”唐柔见怪不怪。
陈果一愣,然后朝叶修那屋走去,在门口一看。
叶修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时不时对着麦喊几句。
方锐在旁边帮他掰开卫生筷,打开环保盒,就差没喂他了。
乔一帆给他倒了水,顺便拿来一包纸巾。
魏琛有自己的床在旁边不躺,反而在叶修床上滚,还抱着叶修床上放着的忠实粉丝送的抱枕,然后自拍,想了想还不满意,就发了条“坐标:叶修的床”的微博。
莫凡坐在一边的懒人椅上不说话,看到叶修揉了揉直了太久的有些酸痛的腰后拿了个靠垫很自然地塞到了他的背后。
包荣兴见叶修一直对着电脑不吃饭,直接上手就喂。
而叶修也很自然地饭来张口。
“这是我买的,应该我来喂。”
方锐嚷嚷。
“都是老大的小弟,不分你我。”
包荣兴很正直,“年轻人不要老是想着抢功劳,老大不会忘记你的贡献的同志。”
方锐无言以对。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有人回来的声音,是罗辑和安文逸,两人刚从学校过来,手里提着两大包东西,看上去都是零食小吃之类。
陈果跑去看,豪气道:“回来还带这么多吃的干嘛呀,都多久了,你们俩孩子怎么还这么客气。没关系,战队给报销。”
“不,不客气的。”罗辑腼腆地笑了笑。
而安文逸就更直接了:“都是上次队长说了好吃的特产。专门给他买的。”
哦。
陈果觉得心好冷。
她就该知道他们兴欣才不是什么团结友爱相敬如宾的战队。
“队长,上次从北食堂带的糯米糍,你说喜欢的,快点吃吧。”安文逸和罗辑把不宜放太久的食物拿了出来,叶修的桌上一下子摆满了吃的。
陈果默默地合上了叶修那屋的门,眼不见为净,下楼对苏沐橙和唐柔痛诉现状:“再这样宠下去,叶修他就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唐柔不以为意:“还行吧。”
苏沐橙附和:“我也觉得挺好的。”
陈果觉得自己在这世界之中非常孤独。
“不行,一定要让叶修不仅在游戏里,而且在现实里也要有王霸之气才行!”
饭桌上,陈果非常严肃。
“王八之气?”魏琛喝了口雪碧,“他早就有了,而且满满的,全身上下都充斥着。”
叶修笑着把大张着嘴的红烧黄鳝的头搛到了魏琛的碗里。
“严肃点。”陈果敲桌子,“叶修就是我们兴欣的脸,怎么能让外界产生一种现实里老是被人压的印象。”
于是陈果开始思索应该怎样达成这一目的。
还别说,真让陈果给想出来了。
她特地请人给叶修拍了一套写真,要求叶修做出他所能做出的最冷酷最无情最没有人性的表情,还硬是买了套高级军装强行让叶修穿上,马靴紧紧包裹着小腿。
在被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后,叶修终于让陈果满意了。
他立刻扯开领带,脱了军装外套解了衬衫纽扣,表情显得很疲惫。
其他人立刻疯狂拍摄,魏琛还吹着口哨:“你这副事后的样子很骚很强势。”
叶修笑着冲他比了个中指。
当天兴欣官网和官博的置顶就换上了一脸攻气又显得很禁欲的叶修的九宫格,并引来众多转发和跪舔。
在选手中也引起了热潮。
一脸攻气的老叶也很不错。让人更想操了。
观点来自黄少天,精确的总结得到了众多响应。
三天后,陈果在各大论坛进行田野调查。
叶修在下的支持率不降反增。含十八禁的内容更是直线上升。
陈果感受到了严冬般的寒冷。
她不得不向这庞大的黑恶势力低头:
是你们赢了。




【All叶】你因为穷做过什么事情?

二十四桥明月夜:

悠悠堇:

        题目来自知乎。

        莫名感觉这个题目太适合写老叶了(。

 

        段子正文

        (哈哈哈段子还分什么正文)

 

 

        本周电竞周刊的人物版面印着退役大神叶修的全身照,标题以清晰的粗体黑字印着:你因为穷做过什么事情?

        叶修曾经穷过好一段时间已经不是秘密,采访者的本意是希望能够通过叶修过去的艰难险阻和如今辉煌成就的对比来谱写一篇励志到让人潸然泪下的新闻稿。

        然而现实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不过他的新闻稿在发布当天便引起热议倒是真的。

        以下为部分原稿节选:

 

        记者:叶神你以前曾经很穷是吗。

        叶修:是的。

        记者:具体穷到什么程度呢?

        叶修:你猜。

        记者:……哈哈,那叶神有因为穷做过什么事吗?

        叶修:做过很多事。

        记者:有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感到特别辛苦的事吗?

        叶修:有啊,比如跟黄少天一起吃饭。

        记者:……哈……

        叶修:在这里提醒大家,千万不要为了蹭几顿饭而选择跟黄少天一起吃饭,那感觉就像是在跟七大姑八大姨等女性亲戚一起吃年夜饭一样。

        记者:(就算我们想,也没机会跟黄少一起吃饭啊,笔者心中如此想道。)……那么叶神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段对话被剪进最终稿里,黄少看到后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叶修:你这稿子发出来的时候我们应该在苏黎世了,黄少天如果看到的话应该会直接冲过来用一千字小论文向我论述跟他一起吃饭的好处。

        记者:哈哈哈,叶神跟黄少关系真好啊。

        叶修:嗯,他很崇拜我。

        记者:哦?真的吗?

        叶修:真的,虽然他没说过,不过我能看出来,大概就是对强者的向往之情。

        记者:(笔者一时愣住了,因为叶神语气太过认真,以致于笔者差点信了)那么除了跟黄少一起吃饭让你觉得很辛苦外,还有什么吗?

        叶修:还有跟老韩一起睡觉也很辛苦。

        记者:(笔者默不作声地惊了个大呆)???

        叶修:大概是第三赛季的时候吧,我跟队友分散了,身上没钱,正好撞上韩文清,我就问他借钱,他不借,我就睡他宿舍了。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人挤一张单人床的滋味谁试谁知道。

        记者:(笔者感觉到叶神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身高虚报了好几厘米)看来与外界传闻不同,叶神跟韩队的关系其实挺不错?

        叶修:还好还好,他很崇拜我。

        记者:(笔者不由想咆哮:难道这整个职业圈的人都崇拜你吗!?但是笔者凭借良好的专业素养,成功忍住了。)那还有什么更辛苦、更艰难一点的事吗?(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干货能让笔者写出一篇激励人心的励志新闻稿)

        叶修:我想想啊,哦,其实以前有一次出卖了自己的肉体。

        记者:!!!(笔者真的被惊呆了)

        叶修:大概挺多年前了,那时候王杰希跟我说,他亲戚是卖奢侈品的,主要是饰品,佩戴在手上的居多,需要一个手模来拍照展示。他觉得我很合适,而且报酬公道。我就同意了,反正也只是戴戴手链戒指之类的。我就换了好多条手链以及戒指,他就一直拍我的手。不过最后他凑过来给我戴了个皮质项圈,我到现在也搞不清当时的小王到底在想些什么。

        记者:(笔者觉得信息量有点大,需要捋捋)

        叶修:说着我忽然想起来了,第八赛季全明星第二天,我看了一半就溜出来了,你做新闻的应该有印象吧,毕竟当时我搞了个大新闻。不是我谦虚,以后的全明星周末可能再也搞不出这么大的新闻了。

        记者:……(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正常不是应该说:不是我夸张吗……)

        叶修:我溜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怎么带钱,请完一分钱没带的沐橙吃冰淇淋之后,就彻底没钱了。我还是在把沐橙送走之后才发现了这个事实。

        记者:……这故事怎么这么耳熟,刚才是不是也有个类似的……

        叶修:我发现没钱叫车了,心里很惆怅,再次感觉到了没钱的坏处,我认识的人都还在馆里,跟我来的人混在散场的人群里不好认,于是我就溜到了以前经常走的场馆后门,蹲在那里等选手出来。那天气非常冷,让我再次意识到了穷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记者:那后来借钱给你的大神是哪一位呢?

        叶修:没人借我钱。他们都混作一堆涌出来,看到蹲在门口的我一个个表情忽然变得凶神恶煞,我感觉到了人情的冷漠,毕竟自我第一次退役之后,大家都挺久没见了,好不容易见到一面,一个个还那么凶狠,好几个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打我了,于是我就溜了。

        记者:……

        叶修:我只不过是退役之后没有回他们一个个都累积到99+的QQ消息而已,用得着那么生气吗?

        记者:……

        叶修:不过后来我没溜成功就被韩文清抓住了,韩文清问我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我说没钱了,回不了酒店。然后就被他们专车送回去了。

        记者:谁的车?

        叶修:小周的车。他的车就停在对面的临时停车场,好像那天晚上不回宿舍要回家一次,顺便就把我送回酒店了。

        记者:看来选手们私下关系都很不错啊。

        叶修:是这样的。不过主要还是我人品优秀,所以朋友比较多。

        记者:我也这么觉得。(笔者似乎已经习惯了叶神的不要脸,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那么叶神,过去的经济状况有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吗?

        叶修:没有。

        记者:这是不是代表金钱对于您来说远没有荣耀重要?(感觉终于找到了励志的点)

        叶修:理论上是这样的。

        记者:这真是相当感人!

        叶修:这有什么感人的……

        记者:(伴随着澎湃的心情以及对叶神崇高人格的向往)那么请问叶神,如果刚才出场过的韩队、黄少、周队和五千万一起掉进了水里,你先救谁?

        叶修:五千万。

        记者:……

 

 

        ……

        全场最佳:↓

 

        

 

 

        从下次更新开始写狗血之庭,感谢部分GN的私信催更让我产生了重拾它的动力。